心乱如麻地坐落在家乡潮州的这座南方小城里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11-30 05:58    次浏览   

家乡的冬天,充满了快乐。下雪了,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落在地上、树枝上、屋顶上。不多时,到处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啊!我怀疑自己身在一个童话世界里。走在雪地上,脚下吱吱作响,转身一看,身后已经留下了一串串脚印。不知不觉,思绪开始飞扬。一阵爽朗的笑声突然穿透了我耳膜,回首看,一群孩子欢呼着从屋子里跑出来。他们穿着各式各样颜色的羽绒服,仿佛雪地里盛开的朵朵鲜花。我禁不住跑过去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我们快乐的奔跑着,一会儿玩着滑雪车的游戏,一会儿打着雪仗;一会儿又兴高采烈地堆起雪人来。一会儿工夫,我们仿佛成了老朋友,尽情享受着家乡的快乐时光。

家乡的冬天,有着纯洁的美。路上的行人很少,雪地上只有一些稀稀疏疏的脚印,也许是因为都不忍心破坏这纯洁无暇的美丽风景吧。眼前的路是一片洁白,似乎已经铺上了一条白地毯。雪花不时地飘到我的脸上,抬头望去,每一片飞舞的雪花,在阳光的映射下,仿佛就是一簇簇从天上洒下来的银屑;它飘落在常青的松柏之上,那常青的柏叶托着一层厚厚的白雪,远远看去,好像翡翠盘中盛着白色的美玉。雪,你像一位仙女,婀娜多姿,娇滴羞涩,衬托了冬天纯洁、素颜的美;你像一个孩童,顽皮可爱,天真快乐,豪无忌惮地释放着童年的纯真;你像一位慈祥的老奶奶,轻轻地抚摸着那一棵棵、一簇簇枯萎的草木,同时也骄傲的绽开了璀璨的银花,晶莹剔透。雪天、雪地、雪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交融成了一体,构成了宏伟壮丽的世界。

家乡的冬天,有着脱俗的美。茫茫的天地间,一切事物都是白色的。偶尔点缀着几朵红梅,更显得别具一格,无论如何都流露出它那清淡、纯洁的主调。有人说,冬天是威严的;冬天是冷酷的;冬天是无情的。可是冬天不是还有梅花吗?它似乎对冬天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怀着一颗感恩的心,默默彰显着冬天赋予它的品格和无私的爱。你看,它迎着风雪开放,而且开的那么美,那么艳。那凌霜傲雪的铁骨,那疏影横斜的劲枝,那喷吐幽香的花蕊是多么令人钦佩,多么使人心醉啊!

雪和雾并不怎么稀奇。但因为我故乡那万顷梨园,雪和雾便在这鸭梨之乡多了几份特有的情趣。

我与故乡的冬永远也分不开了。每到冬天我就会想起故乡的冬来。我就会盼望着下雪,盼望着能在一个下雪的冬日会到我那美丽的故乡,盼望着能看一看那熟悉的老梨树。

就在这个寒意四起的冬日里,墙壁上的句子,唤醒了我记忆里温暖的种子,悄然地点亮了漫漫长夜里星星般的希望。我忽然又觉得,潮州的冬,其实没那么冷。还夹杂着些许温暖,注入人心,永不冷却。亦必将化为破土而出,笑傲春季的坚韧力量。

花朵,是春天的象征;炎热,是夏天的象征;果实,是秋天的象征;飘雪,是冬天的象征。白色,是冬天独有的季节代表色,在所有颜色中,白色显得更加纯洁,最能突出冬天的可爱。

北风呼啸过耳畔,豆大的雨珠掉落在伞面上。扑面而来的是风,是湿冷的空气,是来自春的召唤。我摊开掌心,留住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冬雨,融化在脉络之间,是春天的温度。我知道,我该大步向前,穿过冬风,穿过冬雨,去遇见下一场美丽的春天。

我之所以爱家乡的冬天,是因为它虽然没有万物葱茏的美景,也没有果实累累的丰收,但总在尽全力为人类贡献着崇高、纯洁、脱俗的美,它用寒冷磨炼万物,使所有经受住考验的人具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冬是无私的,它用寒冷孕育了春的蓬勃,夏的狂热,秋的丰硕。

在外多年,每到冬季就会想起故乡的冬来。总觉得她更纯,更有味。有时候闭上眼,眼前就会浮现出那一幕幕久违的景象:一棵棵立在寒风中的百年老梨树依然虬枝壮健高指天空;那白雪覆盖下的万顷梨园依旧是那么的静谧安详;在雪地里觅食的野兔仍旧是那么的悠闲可爱;那睁开双眼自己又不仅淡然一笑轻叹一声:这都是儿时的景象了!

墙壁上记着雪莱的名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偶然间一瞥,像是看到了一把永不熄灭的火在寒风呼啸里熊熊燃烧,炙烤着我漆黑的双眸。我朝着这几个字盯得入了神,脑海里如荧幕般回放着难以磨灭印记的一幕幕。短信里简短的两个字加油,凝聚了春晖般的光芒;百米终点处等候的身影,描摹出了春风般的温暖;深夜里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镶嵌着春阳般美好。迎着寒风在偌大的操场上一圈又一圈地坚持着跑;肃穆的考场上绞尽脑汁地冥思苦想,一遍一遍坚持不懈的演算;望着漫天的大雨愁眉苦脸,突然一把大伞举到了头顶之上细数冬日里琐碎的感动与欣喜,忽而明白了,生命的力度于寒风之中愈趋坚韧,冬天的温度在雨落之际渐渐回暖。

雾,冬季在我的故乡是常见的。有雾的天气整个天地好像被一层白纱给遮了起来,让人透不过气来。所以我是不怎么喜欢雾的。之所以提到雾,是因为有雾的早晨必有树挂。树挂我是十分喜爱的。冬季有雾的早晨随着气温的下降,雾中的水汽就会结晶成一片片的小雪花黏在树的枝条上。毛绒绒的漂亮极了!你若走进了细看就能看见那一篇篇六瓣的小雪花。榆树,柳树的枝条细,所以这样的树挂十分好看。那一条条白色的枝条就想白色水晶一样的帘子。再加上迷迷蒙蒙的雾,隐约之间更显她是那样的美丽。特别是路边那一米多高的小榆树整个都是雪白色的,像个梦幻般的精灵。真想把她移植到屋里养起来。但那终究是不可能的。天地间许多美好的事物都是短暂的。好在每年都会有冬季,每个冬季都可以看到树挂,我曾这样安慰自己。

故乡的雪来的轻,来的静,来的突然。她总是在一夜之间将这片土地变成雪的世界,让你有点不知所措。雪对于大人们,她承载着他们来年的希望。看着空中飘飞的雪花他们在心里默念:瑞雪兆丰年啊!他们在冬季里休养生息,等待来年的春天规划他们下一年的生计。雪对于孩子们便是一个童话般的梦。每当下雪孩子们就会成群结对地到梨园里大雪杖去。他们在雪地里跑着,爬着,滚着,好像这个世界只属于他们。下雪天可是逮野兔的好时机,这时候野兔出来出来觅食会在雪地上留下脚印。你循着脚印找去,运气好的话没准会碰见一窝小野兔呢!多么让人向往的景象啊!可惜我现在都无福消受了。不过每年过年我都会回去,都会独自到梨园里走走看看。看着那一棵棵老梨树,依旧是那样的熟悉。他们年复一年坚强地进行这他们的生命旅程不曾停息,而我呢?抬头看着那老梨树,猛然间发现枝头已结满了一朵朵的梨芽。天寒地冻之间,那一个个小小的梨芽里都包着一个春天梦。

生活像是一阵无休无止的飕风,我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学业的巨大压力,成绩的不尽人意,一次次咬紧牙关而终究挫败的艰难历程天旋地转,天寒地冻。心乱如麻地坐落在家乡潮州的这座南方小城里,我忽地感到,这个冬天,异常的冷。

冬天,最明显的感知便是温度计的示数往下掉,毛衣,大袄一个劲地往身上套。气温日愈地低了,冬的气息似乎也日渐而浓重,冰凉的指尖,开裂的皮肤,无声无息地抱怨着小城冬天的温度。

要说一年四季我最喜欢那个季节,那就要属冬季了。冬季没有春的娇秀,没有夏的焦躁,也没有秋的萧瑟。她就像一位历经世事沧桑的老人在静静的回忆缅怀她所历经的一切。

夜深了,窗外一片夜色苍茫。四角天空里不见星辰,不见皓月,只有无穷无尽的漆黑,无边无际的寒冷。呵气虽不成冰,薄薄的一层雾还是附着在了透明玻璃之上,倒映出一个眼圈浓重的我。手边的热水不复温存,脚丫子冰凉如地面,书桌上几张皱巴巴的试卷在见缝插针袭入的北风之中无力地一起一伏,像冬日里长眠着的生灵均匀的呼吸,心的寒冷似乎也滑落到了冬日的温度之下,没有一丝的温暖。血液像是停止了流动,冰凉的指尖麻木地抹去玻璃窗上的薄雾,浓愁泛滥。